龙井成五新闻网>时事 > 实地探访武警官兵的训练生活:迎烈日练眼功 放蚂蚁磨耐力

实地探访武警官兵的训练生活:迎烈日练眼功 放蚂蚁磨耐力

2019-12-01 07:54:05
阅读:1703

广东省武警机动支队——国旗护卫队的士兵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国庆升旗仪式进行训练。

广东省武警机动支队国旗护卫队的士兵接受了精心训练。

面对烈日,练习最直立的姿势。

有一种自豪感,叫做“五星红旗”。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鲜艳的五星红旗把英雄城市广州变成了红海。10月1日上午,广东省委、省政府、广州市委、市政府将在广州市举行升旗仪式,唱国歌。约2000名党员干部、各界代表和港澳爱国同胞代表将出席。

过去几天,负责升旗仪式的广东省武警机动支队的国旗护卫队和军乐队正在积极排练。他们为国庆升旗仪式做了什么特殊准备?9月28日,记者走进机动支队训练场,现场参观武警官兵的训练生活。

9月28日凌晨5点左右,刚刚排练完的机动队、国旗护卫队和军乐队回到了他们的基地。根据排练,休息4小时后,他们开始了新一轮有针对性的练习。下午3点,国旗护卫队再次准时出现在训练场。

“这项任务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军队负责人苏浩南说,支队在今年中秋节那天接到通知,只有18天时间进行国庆升旗仪式。

时间紧迫,任务繁重。支队尽快上下移动。“我们采取多管齐下的方法,迅速挑选人员。年轻人的最低身高要求是1.78米。”该部的一名政治成员陈宏茂表示,不到一天,一个由52人组成的国旗护卫队迅速成立,其中包括8名士兵和8名士兵。支队在做好培训和保障工作的同时,严格按照标准进行科学培训。

“我们部门是一支历史悠久、业绩突出、英雄众多的军队。红色是我们的基因。我们有信心按时按质完成任务,并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陈宏茂还表示,该部由两个英雄单位组成,一个以前是东江纵队,另一个是“老虎攻击师”的后代,曾参与广州解放。军乐队成立于1988年,自成立以来,已成功完成200多项重大国际国内比赛、庆典和仪式的军事音乐表演任务,利用业余训练,专注于“携带钢枪作战,拿起乐器演奏”。

士兵的心

三十秒不眨眼

汗水流过我的眼睛。

步伐整齐,姿势挺拔,年轻男子穿着橄榄绿的连衣裙,黝黑的脸庞坚定不移。

郝魏兵:

26岁的郝魏兵得知自己被选为国旗护卫队时非常激动。“他已经当兵8年了。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个任务对我来说非常特别。”

2012年,经过层层选拔,郝魏兵成为武警特种部队成员。他和他的队友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汗水来训练国旗卫士。“我们每天训练将近11个小时,从站立、行走到眼保健操,一次一个级别地征服它们。”

以站立表演为例,运动员在烈日下的下一站是4小时。除了传统的训练方法之外,教官还会给队员增加难度,提高他们的抗干扰能力。“有时我们故意抓蚂蚁,把它们放在我们的身上或帽子上,看看我们能否保持动作不变。”

“自从训练以来,我已经瘦了将近10公斤,我的衣服每天都被汗水湿透、晒干和弄湿。”尽管补充了大量的水,郝魏兵的嘴唇还是被太阳弄裂了。

从他移动一点的那一刻起,他就被一根大头针扎了一下,但是现在只要走一步,大头针就“看不见了”,团队成员已经付了很多钱。郝魏兵对他的眼部运动印象深刻。“为了让我们的眼睛保持专注,我们不能眨眼30秒。哪里阳光灿烂,哪里风大,我们就去看它。汗水流进我们眼睛的味道非常不舒服。”他说,“练习开始时,船长形容我们的眼睛‘像小电动机一样’闪烁,但现在每个人都练习过了。”

赵郝斌:

每当奏国歌时,旗手都会努力用扇子把国旗抛向空中。虽然标志显示看起来很简单,但要成功完成它并不容易。身高1.87米的赵郝斌,作为机动支队国旗护卫队旗手的候选人之一,除了正常训练之外,每天还用哑铃锻炼手臂。

“这个动作需要很高的臂力。我用右手拿着一个5 ~ 8公斤重的哑铃,为了展示国旗,我每天要练习将近500次。”赵郝斌说,他的右臂在向斜上方以45度的角度摆动,看着旗子被抛出的方向,“一分钟眨眼不超过三次”

精确度也反映在时间上。对旗手来说,一整套升旗动作应该在30秒内完成,一次一个,不能少于一秒为了增强稳定性,他经常练习两个小时,“旗杆的角度也很精致,一个拳头比摆臂高一步。”和队友一起练习后,赵郝斌不得不带着mp3播放器和五星红旗一遍又一遍地练习走路。"当奏国歌“起床”时,国旗的展示必须完成."半个多月来,赵郝斌一休息就一直在循环听国歌。"有时当球员醒来时,国歌仍在他心中响起。"

林·子明:

2015年参军的林子明现在是广东省武警机动支队军乐队的萨克斯手。“参军前,我没有碰任何乐器,因为音乐很好。新兵连建成后,我被选入军乐队。”林子明说,有50名军乐队成员在表演升旗仪式。"每个人都非常兴奋,并特别关注它。"

在过去的20天里,每天晨练结束后,军乐队成员立即换上军装,带上乐器,去礼堂排练。“每天有四节课,其中两节是基本技能课,另外两节是节拍器歌曲。”林·子明描述了节拍器在他脑海中盘旋了几乎一整天的“咔嗒”声。他准备了一个附有节拍器的小耳机。首先,他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保持节奏,然后他关上乐器,和乐队一起练习了一个小时。听了无数遍国歌后,国歌的速度和节奏铭刻在我们心中

文广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阳记者朱红瑞

照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邱荣威

快三app 辽宁快乐十二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